消防材料采购平台 消防员考试模拟系统
 

北交大实验室爆炸 清华化工博士告诫:不要侥幸 别怕麻烦

   日期:2018-12-29     来源:慧聪消防网    浏览:29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据微博@北京消防:12月27日9时34分,市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,北京交通大学东校区2号楼一实验室发生爆炸,消防部门立即调派8个消
 据微博@北京消防:12月27日9时34分,市119指挥中心接到报警,北京交通大学东校区2号楼一实验室发生爆炸,消防部门立即调派8个消防中队、30部消防车赶赴事故现场处置。10时20分,火情得到控制。经核实,北京交通大学市政环境工程系学生在学校东校区2号楼环境工程实验室,进行垃圾渗滤液污水处理科研实验期间,实验现场发生爆炸,事故造成3名参与实验的学生死亡。

    又有化学实验室出事了,也让我心里很难过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自己读的是化工的博吧,所以对实验室安全特别敏感。毕竟在人民群众的心里,学物理的一听就是伟大的天才,但学化学的就给人一种神秘又危险的形象。

    许多刚认识我的人都会问我:“毕导你们清华化工的出来是不是就可以轻松当绝命毒师啊!”“你们是不是用身边的东西就能轻松制炸药啊?”

   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……

    许多人在高校实验室安全事故发生之后,都会评论“实验员太可怜了,化学实验室太危险了”、“做科研真不容易,时时刻刻都要担心自己的头发和安全”、“珍惜你身边学化工的同学吧……”。

    这些话总让我很想辩驳。化学实验室里有那么多有毒试剂、火源、高压钢瓶,能不危险吗?当然有危险。但在我心中,危险是*的,安全是相对的,把危险因素控制在我们能允许的限度范围内,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但我又觉得辩驳起来很苍白,因为你再怎么说什么规范什么意识,一起又一起的事故还是发生了啊,今天还是有3名同学在实验室里出事了啊。

    我有一个粉丝群,叫“毕导的生化民工交流群”,群里面还有和今天出事的三名同学同一个课题组的群友。新闻是遥远的,但是一旦发生在自己身边,就会让你觉得这事的主人公可以是别人也可以是你。所以在这我很想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,和大家说说实验室的安全防护。毕竟在大家平时看的公众号背后,我还有另一重官方身份:清华大学实验室安全大使。

    1

    高中时期的中二少年

    我们从小就听人说“安全*”,但安全这种事情是最容易被当成耳边风的。

    刚刚学化学的人,都会记住氰化钾能杀人于无形,硫酸硝酸王水的腐蚀性特别强,钠扔到水里会爆炸!如果能偷点钠做恶作剧,就算被教导主任批评都感觉很沾沾自喜。

    知乎上有个很火的问题,叫“刚学化学时有什么作死的行为?”当时我水完这个问题的答案之后,简直是气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各路答主们争先恐后地炫耀自己的作死行为。比如在各种地方做铝热反应,把郊区柏油路烧出大坑,把课桌烧穿;在老师上课的时候偷偷把铝和NaOH混合制氢气在教室里引发爆炸;在教室里用沸腾的铵盐溶液熏同学;从实验室偷钠在厕所里炸屎;把偷来的钠放到裤兜里导致裤子被腐蚀掉;自制炸药炸死学校池塘里的鱼……

    我实在是不能理解这些危险、破坏公共财产、害人害己的事情为什么能以光荣的语气讲出来。一个猜想:把*的危险经历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讲出来有非常好的吹牛效果。

    高中的时候我也很中二,别人问我为什么喜欢物理和化学,我会抬起骄傲的头颅说“因为我喜欢做实验!”现在读了博再回过头看,当时我并不懂得做实验。

    我喜欢的真的是做实验吗?不是,我享受的是那种“*的调皮”,当很酷的高智商坏蛋被同学们崇拜的感觉。至于这个实验让我学到了什么原理?这个实验是如何设计的?那不重要,只要让同学们看到我能驾驭很牛的化学现象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里我想对初高中的同学们说,物理、化学、生物都是很有意思的学科,它们的实验也都非常有趣,但做实验的时候要认真不要中二,要对科学心存敬畏,要在做实验的时候多想一想好玩的实验现象之上的东西。  2

    搞科研真的有那么危险?

    本科入了化工的坑,成为了实验室搬砖民工的一员,在实验室犯过不少错,也看到了许多大小事故。

    大二的时候在高化组里打杂。有一天在锅里做一个DMF溶液的反应,油浴,忘记把温度棒放到油里了。油浴锅当时可能也在想为啥今天测出来油一直不升温啊。我也是心大,当时偏偏出去吃中饭了……等我回来,DMF都沸腾了,吓得我冷汗出了一身,溶剂没烧干真是福气。

    导师淡淡地让我把产物爬个板,说也许你的安全事故让我们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反应呢。自那以后,我凡是用锅,都万分谨慎,加热的时候确保人锅合一,锅热人在。

    大四在高物组做毕设。有天师兄在马弗炉里900度分解完聚酰亚胺,就把炉子关了坐在旁边水人人网,但炉子的余温还有几百度。这时我过来用马弗炉,差点就用手去碰炉子,好在当时师兄一声怒吼把我当场喝退,让我的手没变成红烧猪蹄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我养成了在自己的实验旁边留字条的习惯,比如“很烫勿碰”、“谁动我反应谁傻”,“非常难闻别凑近”之类的。

    用乙醇提取西红柿里的蕃茄红素时,我一个同学放的西红柿太多,磁子搅不动,西红柿浆积热炸飞天,天花板上变成了凶杀现场。

    本科班里有个姑娘穿着拖鞋做有机,冰醋酸滴到了脚面上,痛得当场学会踢踏舞。

    几年前我系英士楼里有人打碎了一瓶甲醛溶液,当时跑得快的都溜了,跑得慢的就只能在原地哭,当然主要是被甲醛熏哭的。  有次我用布氏漏斗抽滤二氧六环的溶液,懒得把真空泵搬到通风橱里就直接抽了。刚开抽,我前一秒闻到了二氧六环的味道,第二秒已经晕得膝盖一软跪在地上了。师兄进来看我跪在布氏漏斗前面,连连夸我科研虔诚,心诚则灵。

    有个同学做旋蒸,忘记开冷凝水了,旋了半天发现没有旋出液体,倒是满屋子的溶剂味,旁边不知情的人还在问谁放的屁辣眼睛。

    读博二的时候,有次师兄在鼓风烘箱里加热安瓿瓶,跟我说“瓶里气压有点大,你帮我看着点,炸了叫我哈。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新闻动态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动态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 |  官方微信  |  新手上路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服务条款  |  消防论坛暂时关闭  |  招聘职位  |  会员短网址  |  法律声明  |  投稿说明  | 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粤ICP备12025357号